赣视网赣视网 > 资讯 > 国际 > 正文

风水行业乱象丛生:给官员看风水越不定价越无价

2012-09-01 10:22来源:新浪网

中国新闻周刊第32期封面
中国新闻周刊第32期封面

  风水产业链

  如果用简单的语言去阐释,所谓风水,是一种有关人与环境的学问;风水学研究的,是自然界与人之间的关联。而上千年来沿袭至今,它又异化成为一种择吉避凶的术数,成为广泛流传的民俗。

  兼具中国传统文化精髓和糟粕的风水研究和应用,曾经一度被封杀打压,直至近几年国学不断被推高捧热,风水业也伺机卷土重来。过去流离辗转于民间 的风水文化,如今得以在主流社会中大行其道,甚至在官场、商场登堂入室。风水业可谓风生水起,而这当中的龙蛇混杂,又使该行业在缺乏规范管理的条件下变得 混乱不堪。

  老祖宗传下来的风水文化有其存在的价值和合理性,其市场需求也理应得以正视,但这个行业亟待规范化管理,以做到取其精华去其糟粕。当前,一些高 知人群加入这个产业,希望用现代化商业模式来经营风水,甚至有人将其推向资本市场,令风水生意走向透明化,这也许是个不错的开始。

  乱象丛生的风水生意

  风水行业乱象丛生,严重扰乱了这个行业的正常秩序,亟待规范化管理

  本刊记者/韩永

  “来,听我三句话:你9月份有财运,要小心小人,到屋里抽个签吧。”

  在国子监街和雍和宫大街交叉口东北角,几家卖佛教用品的店铺门前,几个中年男人倚在栏杆上,拦住过往的行人,重复着上述几句话。

  在店铺的里面,有两个各有两平米左右的小隔间。在门口揽到客人后,就把他们引到小隔间,开始摇卦。

  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记者发现,这些人给每个人说得都差不多。归纳起来就是两件事:一是有财运,二是防小人。每次收费60元。如果看到你心情不错,会趁机推销其他的服务。

  8月5日下午,许童进了一个店,摇了一卦,出来嘀咕了一句:“没见过那么假的。”

  散兵游勇乱象丛生

  许童是个风水爱好者,上过风水培训班,也给人看过面相。没事的时候,他就会跑到雍和宫,有时闲逛,有时占上一卦。一个月下来,他花在这方面的费用就要上千元。

  8月5日那天下午,他走进了国子监街路南的一家风水店。问价钱,风水师说“随意”。然而说到关键处,这个白胡子飘飘的老头,突然提出要收330块钱。交了钱后,没过三分钟,卦就算完了。

  多年在风水行业行走的许童,对这类事情见怪不见。他说,算卦之前,大多数的风水师不跟你谈价钱,一是怕把你吓走,二是怕把自己约束住。他要看你 在卜卦过程中的反应确定收费标准。如果你频频点头,就会多要点,如果你一直摇头,就会少收点。他们通常是在卜卦结束后收钱,而不会卡在节骨眼上收取。

  这家风水店的斜对面,有一家书店,里间有一个盲人风水师,许童进去过两次,说算得不错,一个卦收100块钱。

  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记者体验了这位盲人风水师的服务。他的卦辞,听上去似乎说到了点子上,但细究起来,有一些话似乎说给谁听皆可。最后,风水师跟记者要了200块钱。

  这些店铺,大多能提供卜卦、起名、风水一条龙服务。看风水要到现场,并且大多有派车的要求,价格也相差悬殊。其中的一家店,先是开出了3000 元的价码,听说房子在五环以外,连连表示价要低了。而在与国子监街平行的一条街,一位风水师开出了1000元的价码。许童说,这其实跟风水师的水平关系不 大,他们往往是看人下菜。

  起名这一块,价格也相差很大。北新胡同的一家起名店,先是免费验名,若是“凶”,想寻求帮助,就要花198元买一道符,天天带在身上。

  相隔不远的另一家起名店,则希望记者换个名字,连换名加看相,总共300元。有趣的是,在这两家起名点,记者名字的笔画数竟然不一样,一家是22画,一家23画。原因出在繁体字的写法上,一家比另一家多了一画。

  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记者翻了一眼两人所持的姓名工具书,发现其中大部分姓名的笔画数都是“凶”。

  本文开头提到的几位拦路算卦的中年人,则是希望通过“捧杀”,讨几个欢喜钱。人进店以后,他们就看着你的面相开始夸人,用的大多不是专业词汇, 一直夸到你心花怒放,自愿掏钱。如果千般劝说不从,就有人在旁冷嘲热讽,以期促成。他们重点瞄准的对象,是拿着香火前往雍和宫的女性。

  许童说,这些遍布在雍和宫附近的风水小店,很少有真正的高人,“真正的高人,大都藏在写字楼里”。有些本事的风水师大多组织一个团队,不仅起名、算卦、看风水,还做培训和风水顾问。

  风水培训良莠不齐

  风水培训近几年在中国蓬勃兴起,其背景是不断被推高捧热的国学。最初,这种培训大多从《易经》与管理之间的关系入手,后来逐渐扩展到风水领域。

  风水培训可分为两种,一种由学者主讲,偏重理论;另一种由民间的实践派主讲,偏重应用。前者吸引了更多的企业家,后者则吸引了更多的从业者。前者的周期比后者长一些,价钱也高一些。国内一家著名学府的风水培训,价码订到了6万元以上。

  许童花了4000块钱,在一个培训班上了10天课。这个价位,在北京属于中等偏下。8月25日,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记者参加了一堂风水培训的试听课,其收费标准是3天近1万元。试听结束后,有几个人当场交了钱。

  来现场试听的人当中,小企业主占比最高,其次是国企员工,还有的是家庭遭遇到不幸,特地来此询问因由。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记者旁边的一位女士,在半年之内3位亲人相继离世,家里请人看了看风水,说问题可能出在阴宅上。于是,她慕名而来,想把这里的专家拉到家里看一看。

  在试听现场,有人提出,3天时间学那么多东西,可能会消化不了。而且,三四十人一个班,学员水平参差不齐,学习的效果很难保证。

  风水培训班的学员,有的是风水从业者,或者是有意在将来加入这一行当的人,有的是家里有些风水方面的困惑,还有的仅为兴致而来。

  以记者试听的培训班为例,若一期30人名额招满,则其3天的总收入为近30万元。刨去租金和人力成本,利润率非常可观。

  在培训市场上,还有一种1+1培训模式,即一个老师带一个学生。这种模式能保证学习的效果,但成本较高。按中国易经研究会的收费标准计算,其每期的学费为5000元,学习的周期是7天,如果一位老师一个月带4个学生,他带来的收入是两万元。

  培训班的师资,通常是由一位业内知名的专家领衔,组成一个师资团队。由于相较于风水顾问,培训班的收入较少,很多业内知名的专家,往往只是在培训班挂个名,很少出台。

  多位业内人士向《中国新闻周刊》透露,一些业内顶尖的风水专家,出场费已达10万元以上。有些专家享受着明星一样的待遇,企业剪彩也会去客串一把。

  在出场费这件事上,民间派大多明码标价,学院派则更懂得沉默是金。一位级别很高的官员请一个民间的风水师看风水,风水师在电话中要求他先汇来3万元,最终不欢而散。“给这样的人看风水不能定价,越不定价越无价。”一位资深风水师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。

  随着需求的持续升温,培训班渐有泛滥的趋势。一位学员向记者抱怨,培训班里的有些老师,自己还没把风水搞清楚,就来讲课,只能是越讲越糊涂。有时候为了自圆其说,解释得牵强附会,学员们不仅学不到东西,还容易被带到沟里去。

  为了弥补师资的不足,有些培训班会请一些“外来的和尚”。但这样一来,有时候会遇到挖角风险。在一堂课上,主讲的一位资深的风水专家讲着讲着,就说了一句话:“我自己也办有培训班,你们可以到我那儿去学。”

  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记者在雍和宫见到一位在培训班一起上过课的学员。他长时间徘徊在一家风水店门前,不敢进去。他告诉记者,自己在风水班听到的东西,跟原有的知识有冲突,让他无从下手。现在他想进去算一卦,却怕再听到另一种新的说法,让自己更加无所适从。

  基于长期在体制外运行的特点,风水从业人员的知识大多不成体系。很多人对风水的理解,停留在支离破碎的阶段。从传承的角度来看,这些人其实不适合担任风水老师。

  但那些知识稍成体系的业内人士,又大多把目光瞄准一个更诱人的工作——风水顾问。

  风水顾问炙手可热

  风水顾问之所以诱人,是因为它的待遇丰厚,并且非常稳定。

  与看风水一样,风水顾问的价钱也相差悬殊。好的风水顾问,一年能从企业拿走几十万元。

  担任风水顾问的关键,在于处理好周围环境与老板之间的关系。这个周围的环境,既包括建筑,也包括人。

  建筑主要是格局的调整。基于五行之间的克生关系,不同八字的人对环境的要求不同,比如八字里缺火的人喜欢红色,而八字里缺金的人喜欢白色。风水顾问的工作,通常从选择办公环境时就开始介入。

  与建筑相比,对人的改造更为棘手,也更为敏感。如果在老板的身边发现与其五行相克的人,也不能像改造建筑一样随意改动。它涉及到对时机的把握和策略的选择,以便尽量减少动荡。基于此,只有那些磨砺多年、人情练达的人,才做得了风水顾问。

  风水顾问的工作内容不仅取决于合同,还取决于双方的沟通。在8月24日接受《中国新闻周刊》采访时,中国易经研究会会长徐梅山收到一家顾问单位老总的短信:与xxx的谈判,哪天谈合适,在我办公室还是外头谈?

  这些都是非常具体的问题,需要给出确切的答案。而答案越确切,越容易被验证。一旦被证伪,风水师的威信就会收到影响,连带受到影响的还有下一年的合同。

  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记者调查发现,这样的合同通常一年一签,而每一年的换手率都非常高。

  相比之下,由于没有即时的验证性,不管是看风水还是风水培训,风险都远低于此。

  当关系处到一定程度时,风水师会不可避免地卷入到老板的私人生活中。比如,老板在外头找了一个情人,风水师要根据这个情人的八字,判断这种交往是凶是吉。

  有的顾问公司还会有一些特殊需求。比如房地产公司拆迁,可能会遇到一些“钉子户”,风水师把这些人叫做“虚诈之神、偷盗之神”。要解决这个问 题,得先看这些“钉子户”和房地产商五行中是个什么关系。如果他们五行是土,房地产商是水,土克水,房地产商就处于下风,不可强取,只能找法子化解。或 者,可以找一个五行是金的人负责这个项目,土生金,金生水,这下关系就通了。

  擅长包装者胜

  为了在尚不规范的风水行业赢得先机,这个行业有一个被广泛应用的营销模式,就是包装。

  有些人会把顾问单位的名头写在名片上,或者印在宣传资料上。为了达到宣传效果,业内常用的一种方法是“以小见大”。风水业内有一个广为传颂的笑话:有个风水师给一个加油站算过风水,就在宣传资料上说曾经为中石化服务过。

  还有人通过寻找与明星合影的机会宣传自己。有人为了拍到一张与明星的合影,在正面请求未果的情况下,不得不借用一些技术手段:让摄影师早早地等在前面,他和明星尽量走得近一些,摄影师则努力寻找一个合适的角度,让照片看起来像是两人有说有笑亲密无间地走在一起。

  拍到这些照片后,他们就把它上传到网上,或者印成宣传册。

  北京师范大学易学研究中心张涛,有一次去参加一个与风水相关的活动。在活动现场,他被一些风水师的行为吓到了:第一排本来是领导坐的地方,外人 不便接近,但有些风水师大步流星地走过去,找个离领导最近的地方坐下,随行的人赶快按下快门。有人说,这些风水师本来算一卦500块,而这个照片往墙上一 挂,坐地涨价一倍。

  还有人花心思去写书。有些书翻开一看,抄袭的痕迹非常明显,有的甚至前言不搭后语。但在老百姓看来,出书就意味着高水平,也意味着高价位。

  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《中国新闻周刊》采访时表示,风水行业的这些乱象,严重扰乱了这个行业的正常秩序,亟待规范化管理。

[责任编辑:]
分享到: 更多

健康养生